当前位置:首页-所有文章-散文随笔-正文

鲜红的软糖 文/朱兴泽

不问收获,只管耕耘,人生就有意想不到的幸福。

        二零零二年寒冬腊月深夜。湖北宜昌河溶镇卫生所里简陋的妇产科产房。没有空调,三个助产士焦急地围绕一个极近疲惫的产妇。
   从黄昏,到次日九点四十六分,产妇听到婴儿哇哇啼哭时看了一眼产房墙上的挂钟,她精神松懈下来,终于用尽全力生下了孩子,一个六斤捌两重的丫头。丫头长得乖小粉嫩,一看五官就是爱人的那张脸复制粘贴。啊,这是上帝送我的礼物么?真像一颗甜沁的软糖。小产妇欣慰地又闭上了眼睛。
   因为产妇个子小,家里经济条件差,她是从邻镇官当坐三轮车转来的。经检查,产道刚好可以供婴儿出来。因为没有剖腹产的手术费,她也压根没准备剖腹产的钱,她想,一定要努力靠自己生下孩子来。没有想到,一折腾就是半天搭一宿,疼得她啥也不顾,只在产床上拼了命地吸气呼气,用尽浑身的劲儿。看到女儿出生了,她既高兴,不免又有些伤感,意味着以后女儿若结婚生子,又得经历刚才自己所经历的一切苦难。
   生下女儿,她才觉得身上盖着的被子好像根本不防寒,冻得浑身发抖。这个小产妇,就是当年的我。
   日月如梭,二十年刹那间过去。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九日九点五十三分,女儿子璇的微信窗口发来惊喜:我买了一个母亲节礼物给你。光阴日复一日,四季轮转,工作周而复始,在忙忙碌碌中,一晃我已年近半百,上有老,下有小,日日挣钱照顾家人,累了自己就歇歇。除了小时候过生日,妈妈给我煮一个鸡蛋当作礼物,我早已忘了我还有收到礼物的机会。
   在听到女儿从杭州的大学,特意给我寄来母亲节礼物时,那一刻,就像一朵雪花融化在珍捧的手心里,我的眼泪瞬间模糊了视野。二十年,女儿从牙牙学语,到现在可以一个人独自出行去外省念大学;从只能吸收大人给予的温暖茁壮成长,到现在主动给予人关心和温暖;从依赖亲人的庇护和信任,到学会独立思考和判断,女儿就像我亲手种下的一棵树,风风雨雨中,我与她一起成长,共同进步。现在,女儿终于长大,逐渐成才了。
   过去的一切历历在目。我记得怀上女儿前四个月,完全没有胃口,什么东西到了我嘴里,都变成木渣一样,连我平时最爱吃的核桃,爱人剥开喂给我吃,也像吃药一样难受。到了第五个月的一天,突然胃口就好了,闻到工厂饭堂以前觉得并不可口的菜,那一秒却觉得好香好香。那久闻肉香的幸福像刀一样深深地刻我的脑海里。
   我上班走路很小心,看到同公司的女同事怀了五个月的娃,一不小心爬楼跪了一下就流产了,我很庆幸孩子和我一样皮实和忠诚。爱人出差去甘肃,恰逢我公司倒闭清算。我拿了工资,在离爱人公司近的地方我租了个单间,等他出差回来。那个小旅馆租金便宜,但在二楼,一段短短的楼梯,过去我只要七八钟就爬上去了,那天我却一点一点往上挪了一个多小时。第二天开始,我的腰疼了好几天,其中还动了红,还好,命中丫头属于我,丫头紧粘我身体,没有溜掉。我暗自谢了上帝无数遍。感谢他没有给我的礼物半途又收回去。
   我生下女儿后的第三月,她得了严重的肺炎不得不住院。住院七天时间,多亏了公公婆婆的陪伴和照顾,让惊慌失措的才我有了一份安全感。到了第五月,家里实在太困难,每天买菜的钱靠公公帮人装缷货车挣点苦力钱,爱人打工的工资也不高,每月寄回来的五百元钱没怎么花就没有了。母乳也不多,乳头被女儿吮吸得裂口出血。我托朋友在东莞找了个财务工作,毅然决定离开女儿打工挣钱养家。离别的前夜,我抱着嗷嗷待哺的女儿,就试试断乳喂奶粉,但她习惯了母乳的味道,不喝奶粉。饿得她直哭喊。我实在受不了她的满脸泪水撕心裂肺地哭,就又喂她母乳,边喂边难过地想:吃吧,明天妈妈走了,你要乖乖地吃奶粉,听爷爷奶奶的话,不要哭,你哭妈妈也听不到了。
   女子本柔弱,为母则刚。第二天独自一人去卫生所上了节育环,带上药,决然地南下打工。在火车上,我看到一个年轻的女子背着一个五个月大的娃娃,我的目光就一直没移开过她的身影和她背上的娃娃。因身体没有完全恢复,我经历着伤口发炎,经历着回乳胀乳的疼痛和尴尬,我还是咬牙上班了。
   等到过年就归心似箭,恨不得一下飞到女儿身边。一路上我想象着女儿长成啥样了。当我第一年春节前回家,看到公公用小花篓背着一周岁多点的女儿回家时,我看到那个我离开时天天笑得咯咯响的丫头变得有些懂事和腼腆了,她认生地远远地看着我,不喊我“妈妈”,用手指着我说“她”,怯怯地看着我,想靠近我,又怕靠近我。我用各种吃的玩的引诱她,不到半天工夫,她终于粘在我身边不愿再离开。
   打开电视陪女儿看动漫,看动物世界,给她唱儿歌讲童话故事,快乐时光总是稍纵即逝,就像盼了好久的春天,万紫千红眨眼飘落在地,铺展遍地离别的伤感。过完春节我们又得南下打工,她又成了找不到爸妈的留守儿童。为了教育好女儿,我和爱人商量把家人全部接到身边,租房子,一家人住在一块儿,也好互相有个照顾。女儿三岁多时,我们又在珠海金湾区租房,有了一个简单而幸福的家。
   后来我们为了女儿上学,又贷款购房入住珠海。日子在艰难中熬下去,女儿被我骂过,打过,我成了焦虑不堪的虎妈。为了女儿学习,我又去学习教育方法,直到后来女儿学习成绩直线上升,名列全年级前十名,考进全市最好的一中,再考上她理想的大学,我才松一口气,就像二十前怀上女儿到生下女儿的那一刻的感受一样,像从心头卸下一块重石一样轻松愉悦。
   在这二十年里,我也时时想起母亲。母亲仍然每年记得我的生日,要我自己煮一个鸡蛋吃,说一滚就过去了,没有灾难地顺利过完一年又一年。她总是电话叮嘱我要照顾好自己。其实,她已八十五,眼花耳聋背也弯,走路需要拄杖了。但母亲始终记得,我是她珍贵的礼物,就如同我记得我的女儿一样,时时惦记在心。
   在我陷入沉思中的五月一日,快递短信提示,女儿寄来的礼物到了,我迫不及待地打开丰巢柜,一个美若白金的精致项链。(因为我女儿说了,礼物不贵,是她画画挣的钱给我买的)我当即戴上照相发给她看:“谢谢宝贝。”
   随后女儿发来一个她的作品,密集鲜红的软糖,流星雨般呈喷射流泻状粘贴在一扇带锁的木门上。她解释说,软糖的弹性代表生命力,密集的软糖喻示群体的力量对空间的入侵和占据。我说,挺好,爱就是甜甜的软糖,你的爱已密集地占据我的心房。她高兴地打出一个胜利的手势——耶!她说,此幅《鲜红的软糖》设计作品陈列中国美术学院的一楼的展厅。
   我由衷地替女儿高兴和自豪。每个孩子都是母亲心中甜糯的软糖。随后我也给母亲微信转款五百元,祝她母亲节快乐。母亲头发雪白,无牙的嘴笑起来却像个天真的孩子一样,让我的心瞬间柔软。
   不问收获,只管耕耘,人生就有意想不到的幸福。

本文由 朱兴泽 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观点不代表“新风故事汇”的立场。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fenggushi.cn/xhdrt/

相关文章

换一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