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心时说
  3. 散文随笔

红楼

多年以后,此地破败的红楼前来了一位年轻男孩,他望着危楼,拿出画笔和画板,沙沙的画着多年以前红楼的样子。男孩的身旁,蹲着一只猫,猫的眼眶有些湿润,它望着红楼说:我已轮回三载,归来又是别离。

红楼

 

月光如水,润了心房,寂寥如黑夜,孤独看不清方向。守着回忆的沙漏,抽丝剥茧般的每一次握紧,都越来越举足轻重或毫无意义。

它经历过黄昏,淋过盛夏的大雨,无数次隆重又随意的洗涤过后,颜色依旧,房檐的边角短暂驻留过很多的红尘,一只猫或一些人。

它因何而来,在小巷深处停留多久,我不曾得知,百三十年的驻守,不卑不亢,不迎合也不曾低头,它几次躲过改建,几次避过拆迁,于风霜雪雨中屹立不倒,在红尘里弥补小巷的光。

我心动,是它和一只猫的对话:

猫问:红楼,我可以暂借在你的房檐下避雨吗。

红楼:你我都在天地间,谈何借与还,你与我。

猫问:红楼,你冷吗。

红楼:既无热血,何来温度。

猫问:红楼,那我靠着你吧,我把温度传给你。

红楼太坚硬,无法转动墙身的方向,寒风吹过猫的身体,猫把仅有的温度给了红楼。红楼忆起往昔,它来自很多地方的砖窑汇聚而成,那里常年很热,不见泪水。后来,红楼下总有一只猫,风霜雨雪,蜷缩在墙角,一呆就是半生。

它身旁的梧桐,常年树下有人,和红楼相互辉映,形成了一道风景,老弱妇孺,春夏秋冬。红楼和猫说:我喜欢秋,落叶知秋,随风而席,仿佛穿上了一袭华丽的衣,不见砖瓦,掩盖伤痕

猫说:我喜欢春,春风和煦,花香迷人,或许街角还有良人,可带我回家,不在流浪。

红楼说:看着你,年轻真好。

猫说:你这红楼好可笑,难道你很老吗。

红楼说:不老,不老呀,也才百三十年,红楼感叹。

一日不知归去,终生不懂别离,红楼依旧如斯,那只猫却也再也不曾归来,可笑,既无根,何谈归来。

寒来暑往,红楼依旧,旁边盖了楼,身后灌了木,人们不在驻留,日日行色匆匆。红楼看着曾经的山川河流逐一褪去,墙角有了缝隙,旅人匆匆,再也没有一只猫给它温度。

那日,迎面走来一位小男孩,男孩说:红楼,你的颜色真漂亮。

红楼说:只是附加的皮囊,谈何美丑。

男孩说:红楼,我可以摸摸你的墙身吗。

红楼说:墙身已有了裂缝,当心割了你的手。

男孩说:那你疼吗。

红楼说:没有心,何来的疼呢。

男孩说::我们都有心,为何你没有心呢。

红楼说:我也曾有心,只不过经历过一场大火,自那以后,我的心和石头一样硬,不在感到疼痛。

男孩说:你不要伤心,虽然你没有心,但你有灵魂,你的灵魂,比很多人都可贵。

红楼问:灵魂,那是什么东西。

男孩说:嗯,我不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不过我妈妈说,灵魂就像是一个人的信仰,人有了信仰,就有了生存的方向。

红楼说:信仰,灵魂,那应该是很美好的东西吧,应该像是那初升的太阳。

男孩说:对对对,我妈妈也是那么说的。

红楼说:谢谢你,小朋友,我已垂垂老矣,就让我的灵魂和信仰陪伴你往后余生吧。后来,某一个炎炎夏日的黄昏,台风覆盖,红楼的瓦片随风飘落,墙角坍塌,红楼已是风中残烛破败不堪,路过的人不在观望,房檐下从此不能避雨,封锁的围栏外,树立着温馨提示的红牌坊“此处危房,请勿靠近”。

多年以后,此地破败的红楼前来了一位年轻男孩,他望着危楼,拿出画笔和画板,沙沙的画着多年以前红楼的样子。男孩的身旁,蹲着一只猫,猫的眼眶有些湿润,它望着红楼说:我已轮回三载,归来又是别离。

 

本文来自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中观点不代表新风故事汇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fenggushi.cn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lingxiaojian@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