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心时说
  3. 散文随笔

三葵:我们只能尽力活成最好的样子

埋葬那些痛苦的回忆与过去,因为成长的过程中都会有痛苦的存在。埋葬那些不会实现的期望,比如背叛你的朋友,不靠谱的亲戚,和没结局的恋人。埋葬曾经的信仰和内里的偶像。最后,开始学会从隐藏到埋葬,那些曾经你以为的风骨和棱角。然后永远铭记,你受的苦,吃的亏,担的责,扛的罪,忍的痛,吞的类,到最后都会变成你的铠甲,和你一起继续披荆斩棘在这个繁华又冰冷的世界。

        很晚才从夫子庙回来,所以今晚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看到推送。但是总觉得,想要把旅途带给我的一些感受分享给一直支持我的你。今天我们就从旅行前开始说起吧。

旅行前的两天,我回了一趟高中的学校。我不想称之为母校,并不是因为我觉得这所威严屹立在新城区,大小快要赶上我的本科学校的中学不够好。而是我在这里三年的时间,始终没有找到归属感。

去学校前的一天,我认真的翻遍了衣柜所有的衣服。挨个挑出来搭配好,等着老妈帮我做决定。在衣柜的一个整理箱里,我找到了那件封存已久的红色校服。在母校的三年时间,我从来不曾正视过我的初中,因为我始终都抱着一种我会成功逃离这个所谓的“贵族”学校,凭着自己的努力,进到这个城市最好的中学。

那时我不知道,初中的三年,会成为我一辈子最干净美好的回忆。

因为堵车,原本去高中只要十分钟的车程,我开了整整五十分钟。一路上我都在想,如果老师有课我到底跟不跟着她一起进教室。停好车,看着车后座上的红色校服,我一直迟疑,我要不要穿着校服进去,以免保安大叔说我是社会青年不让我进去。想来想去我还是放下那件校服,毕竟我披着头发,就算穿着校服也不像是个高中生。

保安大叔并没有拦着我,他以为我是初中部新来报道的老师。我轻车熟路的找到那个曾经被我当成避难所的语文办公室。一路上,我看着那些曾经我们疯狂吵过闹过的走廊,和以往不同的是,每个教室外面都贴了班级前二十名的照片,成绩和姓名还有可笑的口号。令我惊奇的是,我在这每个班的光荣榜上都能找到从前同学的影子。后来,我得出了一个结论。大概这个阶段所有的学霸,不论是气质还是长相都大同小异,或者说,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我记得那个时候我总是沮丧又难过的穿过走廊,怯生生的走过二楼物理老师的办公室,厌恶的走过三楼英语老师的办公室。最后松掉一口气,小心翼翼的去敲四楼语文老师办公室的门。因为我常常出入这间办公室,以至于我一进学校给我的老师打电话时,她邻桌的老师听声音都还记得我是哪一届的学生。

因为到的时间比预计的晚了很多,所以没说几句话老师就要去上课。她反复问我要不要进到班里看看这些00后的小鲜肉。想来想去,我找到各种推脱的理由拒绝。我送老师到教室门口,一路上有几个新奇的小男生跟在我们身后走,想问又不敢问的看着我。大概是想问我是新来的老师还是以前的学姐。

我没敢进去。因为我害怕。害怕回忆起从前一些不好的回忆。我更害怕,回忆起从前那些好的回忆。物是人非,往往最凄凉。我在这个学校被排挤过,被拯救过,爱过,恨过,怨过,崩溃过。在那个不知道怎么用语言恰如其分的去表达热血的年纪,无知的伤害别人又无辜的被人伤害。

有一天我和老爸去超市,回来的路上经过我的小学和初中。看到我之前常去的面包房,我和老爸笑着说,以前我总是买这个蜜豆面包,因为很便宜,只要1.2。现在都2.2了,我穷的连蜜豆面包都吃不起了。老爸笑了笑说,你都从小学生变成研究生了,还不准物价涨一涨了?我没接话,我不是怕物价涨,我是怕找不到我曾经存在过的痕迹。我怕那些我爱过和爱过我的人离去,就像我的高中同桌。他在我最无力反抗又怨恨世界的时候拯救了我,却在我最想要和他分享我的幸福时离开了这个我觉得尚好的世界。

想着这些,我坐在老师的办公桌上翻着她存留的历届学生的优秀作文。在看到那几页写着我的名字的作文纸时,终于找到了曾经在这里存在过的痕迹。

第二天我和咖啡一起出来喝下午茶。咖啡说我这么多年都没有成长,依旧还是孩子气。我说,我一直很努力在改变自己性格上的缺点,只是很多时候我真的忍不住而已。我和她说了实习单位的种种,义愤填膺。咖啡静静的看着我说,你敢保证,你在他们的位置上时,不会做同样的事吗?我瞬间脸红,嘟囔着说至少我不会如此过分。咖啡冷哼一声说,五十步笑百步。最后,她总结了一句,或许,我们有一天都会活成我们曾经讨厌的样子。我们改变不了这个世界,我们只能改变我们自己。

我知道,我知道总有一天我可能会和所有的过往,所有的不愿,所有的不甘心握手言和。可能有一天终究不信命的我们学会了妥协,磨去所有棱角之后满身是伤的承认,得不到的就是得不到。就像五年以前的我,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法获得那些成天嘲笑我排挤我的同学的怜悯和认同。就像四年以前,我苦笑着坐上开往汾阳的车。就像两天以前我冷笑着拉黑了曾经的挚友。

我们必须承认有些人遇到就是用来分离,有些事努力也不会有结局,有些人再爱也还是要放手,有些感情就是求而不得。但我们也要明白,我们可以不原谅,可以不遗忘,但是要学会埋葬。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再好的城市依旧有着红粉灯光交错的肮脏角落。再好的朋友也会有不能说的秘密。再亲密的人也不会永远帮你。人是群居动物,还是惯于比较的动物。当你再一次又一次的比较与被比较,分类与被分类后受够了伤,就要开始学着埋葬。

埋葬那些痛苦的回忆与过去,因为成长的过程中都会有痛苦的存在。埋葬那些不会实现的期望,比如背叛你的朋友,不靠谱的亲戚,和没结局的恋人。埋葬曾经的信仰和内里的偶像。最后,开始学会从隐藏到埋葬,那些曾经你以为的风骨和棱角。然后永远铭记,你受的苦,吃的亏,担的责,扛的罪,忍的痛,吞的类,到最后都会变成你的铠甲,和你一起继续披荆斩棘在这个繁华又冰冷的世界。

我们都不能保证自己不会变成曾经我们讨厌的样子,我们只能在能掌控的那些余地里,尽力活成我们最好的样子。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新风故事汇):漫言丨三葵:我们只能尽力活成最好的样子

原创文章,作者:三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fenggushi.cn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lingxiaojian@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