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心时说
  3. 散文随笔

潇潇丨不开灯的老汉

厌恶是在一个天气异常沉闷躁热的下午,空气里弥漫着湿濡的粘粘气息,迟迟未下的大雨,像一个不守时的孩子,起先是期待,后来却成了失望。每一次路过他的房间,那俨然是一场嗅觉上的挑战,你无法忽视的臭气熏天,仿佛已经形成了一种自然现象,那就是他早已习以为常的生活。

我居住的地方,是在一个弄堂的私房里,很大,三层楼,每十个平方或者更小为一个房间,房价根据洗手间和窗户的有无来额外收费,这里住着各种各样或是奇怪,或是正常的人,那个老汉是一个,我也是其中一个。燥热的下午,我在窄小逼仄的走廊里晒刚洗的床单,工作日的的原因,楼层很安静,没什么人,老汉踏着咚咚的脚步上走上楼来,我往后看了一眼,彼此没有表情也没有招呼。他回到房间,放下一个破烂的包,拿着一个生了锈的电热水杯出来,到公共洗手间里打水,路过我的时候,不小心脚踝,撞了我一下,我特别反应迅速的转身,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拍拍身上其实很廉价的睡衣,仿佛那是什么奢侈品一样会被他就这样一撞给撞脏了,老汉尴尬的点点头,窘迫的姿态就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等着一场狂风暴雨前的训斥。我没有说话,也没有责骂,但是当时的那个眼神让我至今想起都想狠狠的扇自己两个巴掌。

我转身,路过他的房间,依旧是那样的脏乱,异味难闻,只有一张床的小房间里没有窗户,即使是在大白天也是漆黑一片,映像里我似乎没有见过他的房间里有过灯光,更多的都是黑暗。至那个眼神以后,老汉消失过一段时间,我没有刻意的想起过他,但每次路过那个房间,都会让我想起那个眼神,那个和他的年纪不符的窘迫的姿态。后来的某一个深夜,我下班回家,路过老汉的房间,房门开着,里面依旧是黑漆漆一片,收音机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我透过黑暗看到了斜靠在床上的他。隔天交房租的时候,我和房东阿姨说起了那个老汉,房东阿姨说那个老汉自己取掉了房间的灯泡,平时几乎不用电,就是偶尔煮点面条吃才会用电,他是偏远乡村的一个农民,跟着村里人来这求活干,工地上,卖苦力的那种,六十多岁了,没有亲人,好像只有一个弟弟,去了不知道哪个大城市工作,从此再也没有归家,有活干的时候他才会来住,长时间没有活儿做的时候他会在前面路口的那个天桥区游荡,房东阿姨是个心善的人,通常算天给他收费,有时候十块,有时候十五块。我带着五味杂陈的思绪回到房间的时候,再次路过老汉的房间,他坐在楼梯的拐角处,吃着刚刚煮好的泡面,没有抬头看我,只是很小心翼翼的让了让道,就恐会再次撞到我一样,我转身,压抑住即将流下的泪水,迅速回了房间。

一直以来,我虽然不能很肯定的说自己是个好人,但同时我也坚信自己不是一个坏人。我会给公交车上的老弱病残让座,我会给陌生的路人指路,我会光顾菜市场里上了年纪的爹爹婆婆的菜摊,我会和老人说话时加上敬语‘您’,可是那个燥热的下午,窄小逼仄的走廊里,那个毫无敬畏之心的眼神,我该如何收回。前些时候的一个下午,我路过那个天桥,看到了蹲在天桥底下的老汉,站在一群和他年纪相仿的老人中间,旁边立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小工,120元一天),我不知道所谓的小工在工地上是做着怎么样的苦力,但是老汉依旧在为生活坚持。我还是会得天天路过老汉的房间,我还是会闻到那股刺鼻的臭味,老汉的房间依旧是持续的没有灯光,依旧是长久的漆黑一片。

我会偶尔在深夜听到他和那个搞传销的男孩子爽朗的谈话声,像个长者,也像个慈祥的父亲。现如今每次和老汉在走廊相逢,我会侧身让道,让老汉先走,不是怕他弄脏了我的衣服,也不是怕他的难闻气味传递给我,只是想用谦卑的心来弥补那个眼神,抵消我心里的愧疚。你有没有责骂过公司里上了年纪的保洁阿姨,你有没有歧视过公交车里衣衫褴褛的他们,你有没有拿怨恨甚至不耐烦的眼光扫过不小心踩了你脚的老爷爷,你有没有为了一毛两毛在下雨天和他们斤斤计较。这世界谁和谁不一样呢,这世界谁和谁又有什么不一样呢?善待身边的老人,就是善待明天的自己。

潇潇丨不开灯的老汉
作者简介

潇潇,一个双子座的伪文艺女青年,爱买书,看不完书,除了文字,一切解救忧愁的办法都是徒劳。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新风故事汇):潇潇丨不开灯的老汉

原创文章,作者:潇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fenggushi.cn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lingxiaojian@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