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心时说
  3. 散文随笔

北宋汴梁:光华陆离,让人心驰神往……

生长在南宋都城的杭州,从未到过大宋京师的开封,委实成为人生的憾事!

黄河中下游平原,乃是中华文明的发祥地,尤其是北宋京城汴梁,与杭州同时被列为首批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五大古都之一,光华陆离,多年来让人心驰神往…。

二0二0年十月二十九日,终于有幸到访开封,参加”中国名城研究合作联盟研究论坛”,似有敬畏并有请益之感!实地勘查,耳闻目睹,颇多感触。

北宋汴梁:光华陆离,让人心驰神往……

说到开封府,遥想当年,金军入侵,汴京沦陷,二帝北虏,康王出逃。宋室南渡,金兵烧杀掳掠,成为众多说书浓墨重彩的题材,也成为史册上最艰辛的一页…。

而今,杭州到开封交通便捷,高铁只需五个多小时就到了。列车走的是安吉、宣城、芜湖、阜阳、开封线路,在浙江、安徽境内,铁路两侧,青山绿水,郁郁葱葱,蓝天白云,阳光灿烂,神清气爽,旅客无不感叹,打造生态环境,果真成效卓著!

落日中的铁塔

过了大江,天色渐渐灰暗,大雾弥漫,不见青天,车到昔日帝都已经午后,总算见到了蒙眬中的太阳花,与江南风光相比,不可同日而语。

东道主相当贴心,将众人安排在老城中心的一家十五层宾馆上层,推窗外望,老城景观,一揽目下,心想,开封”保老城,建新城”,与杭州旧城改造相比,为恢复古都辉煌,开发旅游事业,提振经济,创造了先决条件。

站在窗前,远远望去,一座古塔,号称”铁塔”,赫然在目,其实,此塔并非铁铸,只是通身褐色琉璃砖,远观宛若”铁塔”而已,据说这是北宋遗存至今惟有的地面显眼物,历经三十七次地震、十八次台风、十五次水患,至文革时被人刨损过,竟然,历千年而不倒,巍然耸立,委实让人对这座至珍瑰宝刮目相看!

放下行李,稍事休整,迫不及待地跑去观赏,好在公交车只三站就到了。

落日中的铁塔,高55.88米,八角十三层,想到”清明上河图”上的情景,北宋时期,周边房屋均为一、二层的低矮建筑,此塔可谓擎天一柱,确有威镇四海之感。

时至今日,依然雄风不减,立时感受到古都风采,别有情韵:

北宋汴梁:光华陆离,让人心驰神往……

开封府之铁塔,与杭州保俶塔,似有异曲同工之妙。

遥想当年赵匡胤发动”陈桥兵变”,南征北伐,削平诸藩,一统天下。

接下来,召吴越国钱弘俶晋京领赏,名为嘉奖,实为迫其纳土归顺。

钱王诚惶诚恐:强邻压境,虎视眈眈。匡胤志在必得,此去必凶多吉少。

钱塘父老感恩吴越国三世五王,恩威并重,施仁政,减捐赋,轻劳役,兴水利,劝农商,五谷登丰,安居乐业,民心归顺。在湖畔山巅筑塔曰”保俶”,乃上苍保佑钱弘俶平安归来!

今吾辈站在铁塔之下,举头仰视,此塔果真通天接地,似有威震八方之念,天下诸侯莫不臣服?难怪钱王返回杭州,”自愿”将吴越国十三州、一郡、八十六县献给大宋,成就了赵氏一统天下之梦,也避免了伏尸千里的喋血之灾。钱王纳土归赵,传为千古美谈。

先贤望塔长叹,曰:”擎天一柱碍云低,八方星象下天梯,倒提铁笔向空提。”

北宋汴梁:光华陆离,让人心驰神往……

行走大相国寺

次日上午开会,悉心聆听芸芸诸公畅谈名城开发拓展之宏论。

午休时间,去了附近大相国寺,步行十余分钟就到了:门票三十元,吾等老者免票。

大相国寺,声名如雷贯耳,凡读过《水浒传》者,心领神会:鲁智深酒醉大闹文殊院,闯下大祸。五台山寺院岂能容得?好在碍着赵员外面子,智真法师将他举荐给东京府大相国寺的主持,师弟智清禅师那里,讨个职事,引出了一段难忘的故事…。

我们跨进大相国寺,果见有一尊雕塑立于院内:”鲁智深倒拔垂杨树”。

北宋汴梁:光华陆离,让人心驰神往……

众生走近细察,睹物生情,小说情节,飘然眼前:智深到了大相国寺,被智清禅师派到酸枣门外菜园当个菜头,一伙泼皮想捉弄他,未料,鲁提辖力大无穷,一手倒拔杨柳树,吓得那伙地痞屁滚尿流。接下来,引出高衙内仗势欺人,奸臣陷害忠良,林教头发配沧州,然后,才有了”风雪上梁山”那一幕,道出了民族性格:嫉恶如仇。

此典故路人皆知,忽生奇想,开封大相国寺之花和尚,与杭州灵隐寺之济公活佛,有异曲同工之妙。在两宋都城旅游开发上,极具号召力,可以相互借鉴,吸引中外宾客!

大相国寺,始建于北齐天保六年(555),为我国史上十大名寺之一,唐宋时期,空前鼎盛,只是北宋灭亡后,遭到严重破坏,尤其是黄河泛滥,开封受淹,寺院全毁,现存建筑为清乾隆年间原址恢复。

众人一边观赏,一边闲聊,恰逢菊花节,红男绿女,比肩接踵,好不热闹!

寺院气势恢宏,雕刻精湛,雕梁画栋,富丽堂皇。改革开放后,宝刹重光,再现辉煌,作为北宋的皇家寺院,与南宋杭州天竺三寺相比,各有千秋。

人说:”华夏民族之文化,历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后渐衰微,终必复兴。(注)”开封发展旅游业,复兴经济,可以促进黄河中下游各行各业的发展,改善民生。从地理历史上看,汴京处于黄河流域下游,文化积淀深厚,千里沃野,人口荟萃,与南宋都城杭州相比,作为大宋京城,在心理上,略胜一筹,可以利用自身优势,后来居上!

汴梁夜游

晚餐后,众人信步走出旅店,只见人来车往,灯红酒绿,与杭州夜市相比,似有雷同。

走到了城门下,只见酒楼商场,夜市小吃,旅馆客栈,邻此接彼,城楼在五彩缤纷的灯火辉映下,显得光怪陆离,热闹非凡!

《水浒》中昔日东京的场景,飘然眼前,宋江等人初到汴梁:看城外风光,家家热闹,户户喧哗,来到城门下,果然是好个去处:州名汴水,府号开封。逶迤按吴楚之邦,延亘连齐鲁之境。山河形胜,水陆要冲。禹画为豫州,周封为郑地。层迭卧牛之势,崔嵬伏虎之形,象周天二十八宿。金明池上三春柳,小苑城边四季花。十万里鱼龙变化之乡,四百座军州辐辏之地。霭霭祥云笼紫阁,融融瑞气照楼台。…入得城来,行至御街,往来观花,转过东华门外,见往来锦衣花帽之人,纷纷济济,各有服色,都在茶坊酒肆中坐地。

入封丘门,遍玩六街三市,夜暖风和,正好游戏。转过马行街,家家门前扎缚灯棚,悬赛灯火,照耀如同白日,楼台上下火照火,车马往来人看人,两行都是烟月牌,外悬青布幕,里挂斑竹帘,两边尽是碧纱窗,上挂两面牌,各书五字”歌舞神仙女,风流花月魁…”。

北宋汴梁:光华陆离,让人心驰神往……

古人笔下之汴京浮华,跃然纸上,这些细微描述正是开封走向国际顶级旅游城市的模板,想一想,公元十二世纪,欧洲正处于中世纪黑暗之中,世界大城的巴黎、伦敦直至十四世纪文艺复兴时才有人口四-六万,美洲、澳洲尚未被外部世界发现、非洲处于自生自灭状态,而中华文明达到人类巅峰时期的开封,如此繁荣昌盛,我们没有任何理由落后于当今的全球化时代。

走着、走着,行至城楼下的一条僻静小巷,几个拐弯,迷路了。

灰暗的路灯下,两边楼屋空寂无人。同行者解释说,正在打造古都旅游,居民大多搬迁,下意识的察觉,恢复昔日帝都荣耀,开封打造中国文化盛宴,已经箭在弦上!

“州桥明月”

与会三天,只安排半天考察,踏勘”州桥、马道摞墙”遗址与开封菊展

州桥,又称”汴州桥”,或”汴桥”,北宋改名”州桥”。

此桥为唐代汴州节度使李勉所建。《东京梦华录》载,州桥,正名天汉桥,面对大内御街,与相国寺桥皆低平,不通舟船,唯西平桥可过,其柱皆青石为之,石梁石笋栏,近桥两岸皆石壁,雕镌海牙、水兽、飞云之状。桥下密排石柱,盖车驾御路也。

仅从文字上就让人想到,当年州桥是一座镌刻精美的纯石平桥。汴河流经东京,有桥数座,以州桥为最,两岸饭庄歌楼,灯火辉煌,明月之夜,登桥赏月者熙熙攘攘。俯瞰河面,银波泛泛,皎月沉底,”州桥明月”由此得名。

古诗曰”石桥高踞汴京河,月色如银冷浸秋;香车已尽花间市,红袖歌残水上楼;几度有人吹凤管,汴州风景胜杭州!”

不难设想,古人认为,汴州风景胜于杭州。州桥是横跨汴河的一座桥,也是交通要津,汴水奔流,浪声滔滔,桥上人来人往,两岸商业繁荣,笙歌一片,为新汴京桥打造提供了样板。

范成大出使金国,作《州桥》诗曰:”州桥南北是天街,父老年年等驾回;忍泪失声询使者:几时真有六军来?”道出了沦陷区百姓盼望宋军光复河山,收复失地。

不过,州桥最脍炙人口的故事莫过于《水浒》杨志卖刀了:杨志丢了生辰纲,流落东京,盘缠使尽,除了一把祖传宝刀,别无值钱物,只好在刀上插了草标上市出卖。

未料,上了州桥,熙熙攘攘的街市,路人四散乱窜,说道:”快躲开,大虫来了!”杨志道:”好作怪,这等锦绣城池,那来大虫?”

只见一个形貎粗陋的大汉,吃得半醉,一步一颠撞将过来。此人就是京师有名的破落户,没毛大虫牛二,专在街上撒泼,一把将杨志的宝刀扯将出来,问道:”你这刀卖多少钱?”杨志道:”祖传宝刀,卖三千贯。”

牛二喝道:”什么鸟刀,卖这许多钱?我三十文买一把,也切得肉,切得豆腐。”

杨志道:”祖传宝刀,砍铜剁铁,刀口不卷;吹毛得过;杀人刀上没血。”

牛二便去州桥下店铺讨了二十文钱,一垛儿放在州桥栏干上,叫道:”你若剁得开,我还你三千贯。”接下来的精彩故事,无不让人过目难忘。

此次,我们参观的是考古挖掘中之州桥遗址工地,一边观看,一边寻思,开封的州桥与杭州之断桥,人文积淀不相上下。在旅游开发上,如果恢复”州桥明月”景观,与断桥人气相比,可能会有过之而无不及!

北宋汴梁:光华陆离,让人心驰神往……

考古挖掘中的州桥遗址2020-10-31摄 杭州断桥上的游客

“摞城马道”

下一个参观点是摞城马道,所谓”摞城马道”是开封二大古代城垣建筑,为国家级文保单位,已列入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录。迄今为止,西城墙全线贯通,全长六公里。核心区域为大梁门,设置了一个”微型大梁门演出”,利用虚拟现实技术,十几分钟,立面裸眼三D效果,直观遗址全貎,并道出了它的前世今生,采用一百七十二度全沉浸虚拟环境,让观众站在城墙之上,见证古都历史,颇为惊心动魂。

北宋汴梁:光华陆离,让人心驰神往……

杭州古都文化研究会秘书长戌玉中观后,惊叹道,杭州正在打造德寿宫遗址公园,可以借鉴开封开发经验,原址原地,利用现代科技,立体展现南宋都城的千年演进。

“忠奸分明一湖泊”

一年一度的开封菊展主会场设在龙亭公园,作为全国惟有的菊花名城,充分展示了城市个性。进入公园,只见游客汹涌,好不热闹,与杭州桂花节相比,各有千秋。

龙亭设在六朝皇宫遗址上,以气势雄伟的龙亭大殿为主,由午门、玉带桥、嵩呼、万寿宫等建筑群组成。北宋皇城就在此地;金朝亦为皇宫,元灭金后,成为江北行省衙署。园内有个湖,湖中有一条长堤,将湖泊一分为二,不知何故?同一个湖泊,一边水清,一边水浊,百姓将二边分别命名为杨湖、与潘湖。

杨湖以杨继业命名,潘湖以潘仁美为名。园中二幅楹联耐人寻味:一是”两平湖讹潘杨众憎佞宦万寿宫误宋业民盼青天;”二是”话七朝事尚许清浊两湖水登百尺台徒叹盛衰万寿宫。”据说,询问任何一个开封人,都会道出这二个清浊湖泊典故出处。

联想到杭州岳庙楹联:”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正邪自古同冰炭,毁誉于今判伪真”–杭人对岳飞与秦桧的褒贬,与汴京人对杨继业、潘仁美的评价,可谓不谋而合。

“不到黄河心不死!”

开会议程三天,十一月一日为最后一天。下午三点多高铁返杭,尚剩半天空闲。

早年读过”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这样豪迈诗句,委实有”不到黄河心不死”之想。从城区到黄河边有公车,末站便是黄河旅游区。

下了车,有位老者开着辆电动车上前兜客。我问:”黄河岸去吗?”

回说:”去的。”

我又问:”多少价钱?”

答:”五元。”

于是,坐上老年代步车直奔黄河,过一个关卡,上书”开封市黄河浮桥收费站”,只见排着长长的车队,等候收取过路费,问道:”过桥要收多少钱?”

答:”小车五元,大车按车吨位收费,八十元。”

忽然想到,他只收我五元车费,过桥费就要五元,不是亏了?

他说:”地块是村里的,收费站租用我们的土地,当地人不收费。”

到了河岸,果真有座浮桥,正是枯水期,大小车辆排成长龙缓缓过河。

此地称黄河柳园口湿地保护区,有人在芦苇丛中钓鱼,下车过去与钓鱼人搭讪。

有位老者指着土坝,说道:”荒草野芦边的土坝,小时就是这个样子。”

上了浮桥,车到江心段,只见漩涡伴随着泥浆,慢慢流淌。遥望江面,有艘汽垫船在水上,特孤独。驾驶员说:”黄河水浅,不能通航,早年村民在河中挖沙为生,上面明令禁止,偶有一、二艘汽垫船在此游弋,多是观光客。”

又到了柳园口新筑堤坝,他指着远处黄河的滔滔之水,说道,几年前这里还是耕地。我望着坍塌的河岸,细细察看,不由想到钱塘江大堤,似有无限感慨!

清代镇河铁牛、毛主席视察处”一定要把黄河治理好”碑石依然屹立着。

又到黄河引水闸口,听说,黄河放水灌溉农地是要付费的。想到儿时老师谆谆教导:”圣人出,黄河清”。改革开放四十多年,这就是我所见到的黄河。

很久以前,就想为昔日帝都旅游开发,尤其是黄河与汴京河,说点什么,从而提振当地经济,见到眼前的一切,突然,无语了!

北宋汴梁:光华陆离,让人心驰神往……
北宋汴梁:光华陆离,让人心驰神往……

黄河浮桥收费站 黄河之水天上来 作者在黄河岸2020-11-1 黄河柳园口新筑堤坝

注:史学家陈寅恪指出:”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 (《宋史职官志考正序》1943年3月《读书通讯》)。

原创文章,作者:庐上雁,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fenggushi.cn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lingxiaojian@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