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所有文章-观点聚焦-正文

戏如人生,人生却不如戏

这几天看了凤凰君的《梦里佳期,只许庭花与玉知——小议蒋玉菡》之后,蒋玉涵,这个原本朦胧的红楼小人物不禁变得丰满和鲜活起来,一个华彩美丽的青衣似乎正在眼前翩翩起舞。我也不由得恍惚起来,思忆也正在放飞,放飞……最后却定格到了张国荣身上,定格到了他在《霸王别姬》里面饰演的程蝶衣身上。

汉兵已略地,四面楚歌声;君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千百年后,同样的刀光剑光过处,虞姬却似一只精美的琥珀酒杯,片片碎裂在霸王惊诧的眼前。《霸王别姬》,一部脍炙人口可载史册的经典电影,虽已过去多年,却仍然长留人间。剧中的小豆子为了成名成角,为了在那舞台之上,灯光之下的华彩瞬间,吃尽了多少生理和心里上的痛苦与折磨。这又让我想起了《红楼梦》中的蒋玉涵,这个当年同样名动京城的梨园名伶,他是否也想小豆子一般,自小就被送入戏班,在签订了一纸“打死勿论”的卖身文书之后,便无亲无故地开始他的唱戏生涯?他是否也想程蝶衣一般,有着圆润婉转的声腔,有着风流婀娜的身段,让当年的那些眼光挑剔的京城戏迷,也如痴如醉地倾倒在他的一颦一笑之间?

诚然,要想在人前显贵,就得在人后遭罪。就像小豆子在蜕变称程蝶衣之前,蒋玉涵在成名成角之前,肯定也有一部刻骨铭心的血泪史,这是曹公的不写之写。然而,戏子就是戏子,任凭你唱得如何的天花乱坠、迷倒众生,最后在众人眼中仍是一个下九流的行当,仍不过是那些王公贵族的消遣玩物。就像蒋玉涵,运气好的时候碰上了儒雅的北静王,还能给他一条汗巾以表谢意,而一旦落入到忠顺王爷的手里,其命运和小豆子之于老太监,程蝶衣之于袁四爷的遭遇,又有什么区别?

谁言戏子无情,其实多情的正是那些戏子呀。剧中的程蝶衣因为虞姬的从一而终,盼望这要跟师哥段小楼好好唱一辈子戏,哪怕是”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文中的蒋玉涵初次与贾宝玉见面,便以茜香国女王珍稀的贡品汗巾子相赠,还有小戏子龄官对贾蔷的一往情深,试问,他们那个不是多情的种子?

又常言人生如戏,但人生又何能如戏?戏中的虞姬对于霸王,是从一而终了,但是师哥却未能让师弟实现这个让他为之献身京剧的“从一而终”。我想,蒋玉涵之于程蝶衣,不一样的,是书中的蒋玉涵没有长相厮守的师哥,有的是贾宝玉这么一个红尘知己;同样的,是作为侯门公子的贾宝玉同样不能救蒋玉涵于水火之中。所以,人生有时候真的是不如戏啊。

虽言人生不如戏,但却戏如人生。 剧中的台词“虞姬怎么演,也都有个一死”,正是程蝶衣一生的伏笔和注脚,也正是有着忧郁眼神的张国荣自身人生的预演;陈晓旭饰演林黛玉,戏中的黛玉是否就是她自己,让她成了千万红迷心中永远的黛玉?

是的,这个社会何尝不是一个大舞台,生、旦、净、丑粉墨登场,唱、念、坐、打一起亮相?我们每个人的人生又何尝不是一幕不能搬上银幕的长剧,有开幕时候的热闹辉煌,最后必然是谢幕之后冷落寂寥。

戏如人生,人生却不如戏。

文/但见花开落

本文由 但见花开落 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观点不代表“新风故事汇”的立场。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fenggushi.cn/swyxrrsrsq/

相关文章

换一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