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所有文章-行旅见闻-正文

秋访招贤寺:对世事的一种浅薄参悟

很多年以前,曾在一本书上读到在六合的北部有座峨嵋山,山上的招贤寺很有名气,而彼时我正待业闲赋于乡野,头脑中便浮现出一座千年古刹的景象:苍松翠柏,钟声悠扬,拾阶而上,便见得殿前香烟缭绕,僧侣众多……又联想到四川的峨眉,心生困惑,虽一字之差,但终不得解。

曾在春天里与同事小裘一行同游过金牛山,当她对我说起峨嵋山的招贤寺时,我眼光一亮,当场就约定等抽出空闲,一定前去游览一番。一等就是好几个月。大家都忙于手上的工作,终于把这个约定抛到了脑后。熬过暑夏,迎来秋高气爽的季节,于是再次想起一直未能成行的约定。小裘坚定地对我说,这事不能再耽搁了,每日总是有忙不完的事儿,就明天抽空去吧!

招贤寺与谁有缘

几经耽搁已近中午,好在招贤寺离六合城区不远,也就近二十分钟的车程。

途中,小裘告诉我们,招贤寺始建于明朝景泰(1450~1456年),至今已有近600年的历史。明代,该寺香火很兴旺,慕名前来进香和观光的人很多。在明代和清代,该寺得到了很好的管理和修葺。清雍正(1723~1735年)年间,僧人明昌法师对寺庙重新修建。遗憾的是,寺庙在文革期间遭到毁坏,如今,寺庙主持化缘正在修缮。

因道路不熟,寻寺过程颇费周折,好在周围百姓都知道,在走了一些弯路之后,终于在十二点钟我们到达了招贤寺前。

招贤寺规模很小,至少与我以前想像中的样子差距很大。山不算高,寺也不算大,甚至在我眼里显得还有些荒偏与破败,一片院落掩映在树林之中。如果不是新修的这条通往扬州的道路,要想找到这儿真不是件易事儿。然而,正因为如此,招贤寺才拥有了清幽的环境,远离了世俗的纷扰。

台阶上的水泥经过历年的风雨侵袭已体无完肤,裸露出红砖,落满了厚厚一层水彬的叶子,踏上去,感觉非常松软,两旁种植的荷兰豆开着淡紫色的花儿。登上最后一级台阶,寺前那棵树龄约三四百年的银杏树便对我们敞开了怀抱。

或许正处午饭时间,寺内少见香客,而这正是我所期望的。我天生不太喜欢热闹,总是害怕去人多的地方。在轻轻的佛教音乐声中,两三个人,安安静静地走进寺中。见我们到来,从一处标有“客厅”字样的一间平房里走出一位僧人,一身桔黄色的宽大僧衣,一问,才知道他就是招贤寺的现任住持,法号道祥。

道祥大师如果脱去僧袍换上时装,应该是一位帅气的中年,他的目光淡定而柔和。让我感到诧异的是,道祥大师既没有劝我们烧香拜佛,也没有要求我们抽签算卦。当得知我们来此颇费周折后,微笑着连称“有缘”,随之很热心地带我们游了寺院,并带我们观看了寺中清朝存下的两块石碑。

道祥称,这些都是寺内的文物,有了它们,这寺才值得去守。从闲谈中了解到,道祥大师十年前来到了这儿修行,接管了这座招贤寺,寺庙才有了今天这般模样。如今,每月逢几个固定的日子,周围的老百姓都会前来进香,那时,寺院会有另一番光景。

当我提出今后抽时间来寺内小住几日时,没想到道祥大师答应得那么爽快。道祥大师告诉我,你要有心理准备,这儿的生活条件非常清苦,像是农村。我笑了笑,没说话。倒是同事小王替我说了心里话,有吃有住,苦了点又算得了什么呢?既然来寺里修行,不就是想涤荡心中那些世俗的欲望,回归初心吗?

其实,我并非佛教徒,没有皈依佛门的念头。然而,我却非常喜欢寺院的清静。做为一个凡夫俗子,撕混于物欲横流的当今社会,虽不曾蝇营狗苟,但难免要面对生活中的种种压力,偶尔也会心有所累,可我还不能看破红尘。凡人自有凡人的苦和累,但同样也有凡人的幸福与快乐。这算不算得上对世事的一种浅薄参悟呢?

我想,如果道祥大师知道我内心的这样想法,会不会冲我念一句“阿弥陀佛”呢?也未可知吧。

本文由 故事编辑室 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观点不代表“新风故事汇”的立场。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fenggushi.cn/qfzxs/

相关文章

换一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