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所有文章-观点聚焦-正文

女人到底是什么?

九娘生于1903年,民国3年结婚,当时才12岁。九娘生在旺族门户,婆家自然也是大家族人家,姓李,也就是我祖母的娘家。据说九娘当年结婚时相当排场,九辆带响铃大马车娶过门的,金锞子三对,毯箱两对,无锡的什么花瓶两个,其他的一些什么嫁妆,都是后来听老人们讲的,早已没有印象。反正按现在来说,都类似古董似的名字,相当于现在的奔驰、宝马、别墅、iphone 和檀木类的吧。九娘当时年纪小,开心得跟一朵花。当时有好多女孩问她,做做女人了,有什么感觉?女人是什么?九娘抿嘴说:“女人啊,女人就是玉皇大帝!”

九娘的婆家当时在地方是富族,牛马成群,田地九十垧,家宅四角有高高的炮楼。好多占山胡子(地方土匪)看着眼红,虽然也曾动过枪火,但久攻不下,最后怏怏而去。后来不行了,听说有个叫马占山的胡子头特厉害,盯上了九娘家。那天后半夜响窑打起来了,炮声连天,枪声如同爆豆。六大爷(李家少当家的)感觉事情不妙,连夜部署家人带上贵重东西撤离,三星十分在天台点燃三桶香,烟雾冲天,族里人全部撤出。当时九娘怀胎三哥十月,正欲分娩,但情况紧急,慌忙跟人逃命。行至李家大猪圈时,孩子分娩,呱呱落地。九娘哪管那些,牙一咬,将孩子脐带卷卷缠在脖上,甩进猪圈,急急地随人流而去……。后来有人问九娘,女人是什么?九娘说;“女人是魔鬼!”

九娘一生没少生孩子,但站住的就五个。后来听人说,在九娘怀第七个孩子时,是那样夭折的。那天九娘感觉肚子有点痛,就以为是来一泼屎,匆匆去茅房(据说茅房比较深)方便,结果屎没来,来了一个屁。用力后果然是一个响屁。但屁放完后听见“鼓动”一声!九娘感觉肚子好松快,站起来后摸摸肚子才发现,唉!肚子怎么瘪了?哎呀!坏了!我的孩子呢?孩子掉进茅房了……后来有人问九娘,女人是什么?酒酿说“女士是猪!”

九娘说九叔是个短命鬼,跟自己没过上十年就走了。九娘自己带五个孩子还要伺候公婆。以前社会,长辈人都有老牌叉子,尽管九叔没了,但媳妇不能改嫁,还是要恭恭敬敬地伺候公婆,九娘也不例外。这时又有人问九娘了,“女人是什么?”九娘想都不想,说:“女人是还债鬼,是苦瓜!”

转眼文革开始了,有造反派说九娘成分高,是地主富农阶级,就天天拉去会上批斗。九娘说:“我怎么了?要批斗我?”造反派理由特别充分,“你怎么了你还不知道?你说你管婆婆叫什么?”九娘回答:“哪能叫什么?叫妈呗!”,造反派哪容你那个,“叫妈就叫妈,干嘛还要“掰”(呗和掰谐音)一下,婆婆那么大岁数,还得让你掰呀!给我揍!”,于是九娘就跪在碗碴上,举起双手,让人打来打去……后来有人问九娘,女人是什么?九娘流着泪,默默地说:“女人是脚底的蚂蚁!”

九娘后来和二哥一起过活。二嫂天生有点呆,二哥有点愣,所有的事情都九娘一人操心。早饭晚饭要做,大事小情要办,就连媳妇吓着了,也要九娘出去讨个带有邮戳的信花烧了治病。有人问九娘,您这么大年纪了,你说说女人究竟是什么?九娘不太爱回答这些问题了,但还是说了句:“宠物呗!”

去年,九娘去世了,活了一百零八岁。老人家历经沧桑,经历了无数风风雨雨,也阅历了一百零八年来的无数女人!临死前,仍有好事者问九娘那个问了一百多年的话题,女人到底是什么?九娘已经再没力气回答了,瞑目前,嘴角动了几动。人们从老人家的嘴型判断,九娘回答的可能是:“现代女人是天生的尤物!”

文/竹海行文

本文由 竹海行文 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观点不代表“新风故事汇”的立场。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fenggushi.cn/nrddssm/

相关文章

换一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