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世故事
  3. 人物访谈

王晓棠:从国民党将军女儿到解放军少将,一个永远的电影艺术家

王晓棠青少年时在杭州的足迹

王晓棠,一个永远的电影艺术家,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影视部门惟一的女将军,几代观众心目中的偶像。这位杰出电影演员曾经居住在杭州。有老居民反映,王晓棠一家人在一九四八年至一九五二年的四、五年间住在彭埠新塘。

妹妹王晚棠曾就读杭州第九中学,老师胡敏烈,一直到一九七六年仍住在那里。

王晓棠传记《一个真实的王晓棠》封面有这样一段描述:“一个国军少将的女儿成为共产党军队少将,一个被扫地出门,死也别想回八一厂的人,不仅回来了,而且,当了党委书记、厂长,一个所参演的所有影片在文革中全部被否定的黑线明星,尊崇者比当今所有粉丝的总和还要多;一个曾经痛失爱子的妈妈…,她就是王晓棠,中国电影界唯一的女将军、著名电影艺术家,兼具美貎、才情、智慧与魄力,能化哀愁为美丽的世纪偶像。”

在杭州,晓棠母亲对记者说,晓棠是靠刻苦和自信起家的,成了明星后,我(晓棠母亲)只沾过她一次光,托她的战友买了三张电影票。我写信将此事告诉了她,晓棠回信嘱咐说,以后不要打着我的牌子托人办任何事。

王晓棠:从国民党将军女儿到解放军少将,一个永远的电影艺术家

少年时代在重庆

一九三四年一月,王晓棠(下称“晓棠”)出生在河南开封,有二妹一弟。

五岁时,抗战全面爆发,全家人随同父母辗转迁至重庆。

说到童年时光,她说,让我难于忘怀的地方是重庆通远门外,观音崖下的张家花园二十八号,那里像是一个远离战争的世外桃源,伴随我度过了童年岁月。

后来,晓棠就读于当地的巴蜀学校,叶圣陶为该校写了校歌,确立“公而忘私,正大光明,朴实无华”的校训,这些让她记忆犹深。

晓棠父亲,王叔惠,毕业于南京艺专,父母是艺专同学,一个学国画,一个学西洋画。在重庆时,叔惠在卫戍司令部政治部主管文化,由于做事扎实,看不惯国民党的腐败,最终辞官专心绘画。晓棠在巴蜀学校求学期间,教师大多是刚从师范毕业的年青人,有朝气、重文艺,让每个学生自由发挥特长,一所初级学校不仅印行校刊,还举办文艺周会。

每次文艺周会,晓棠总是最出色的小演员,可以说,巴蜀学校是一所文艺小殿堂。

一九四六年底,晓棠上初二时,学校将文艺周会安排成辩论会,学生分为正、反方辩员,双方慷慨陈词,据理力争,校长、教师作为评委打分。

在辩论会上,晓棠总是活跃的一个。可以说,巴蜀学校成为晓棠的启蒙驿站。

她说:“巴山蜀水养育了我,引导我走上艺术之路。”

王晓棠:从国民党将军女儿到解放军少将,一个永远的电影艺术家

就读于浙江省立女子中学

王晓棠一家人在重庆住了九年,到了一九四八年,十四岁时,举家迁到南京。

那年岁尾,全家又迁居杭州。此时,她已经逐渐出落成为一个大姑娘了,就读于浙江省立女子中学(下称“女中”)。在女中的一位同学,邵黎黎回忆道,一九四八年秋末初冬,班里来了一位新同学,坐在我的后座,这位女生就是王晓棠,不仅天资聪慧,每次班上考试都名列前茅,语文特别优秀,理科也不差。不过,晓棠以主编学校壁报而闻名,壁报上的许多稿件就是出自她的手笔,不仅文字流畅,文笔也美,并且兼任着班级的文艺委员。

在文学课上,晓棠喜欢写诗,散文写得特好。不过,更让人惊讶的是,她有着非凡的演讲才能,不论在班级里,还是在全校性的大会上,只要她上台讲话,总是口若悬河,可以打动学校的每一个师生,一个大家公认的演说天才(也许是在巴蜀学校修炼成的)。

开始,师生们对这位同学特别敬佩,以为她特别聪明,有天赋才能。

后来,不少同学们到她家去玩,发现她的床头、书桌、书柜里摆放着茅盾、巴金、鲁迅、高尔基、托尔斯泰、大仲马、小仲马、托尔斯泰和莎士比亚,这些大文豪的作品。

这时候,同学们才明白,晓棠的才华来自平时的勤奋好学。尤其让同学难于忘怀的是,她擅长文艺演出,能歌善舞,对于表演与化妆有着浓厚的兴趣。只要班上有文娱活动,她都要扮演一个角色,而且,演什么像什么,无论是南腔北调,一学就会。

杭州刚解放时,学校组织我们学青春舞、秧歌舞。记得那年毕业晚会,由晓棠编导主演了古典歌舞剧《一夜皇后》。我(邵黎黎)也参加了演出,自此,也爱上了舞蹈,其实,就是受到她的影响。女中毕业后,同学们响应党和政府的号召,各自报考军校、干校。

那年考试,政治考题有难度,大家犯难了,后来,我想起来了,有一次到晓棠家玩,见到她床头放着《共产党宣言》、《新民主主义论》等革命书籍。于是,同学们就去找她辅导。

那时,我们是第一次听说,什么叫革命、为人民服务、剥削与被剥削,什么叫三座大山,这些革命道理。后来,大家按她的辅导,参加了考试,试卷中的政治题目,同学们都得了满分。

二个月后,我报名参军,不久随军南下福建,从此,就分手了。

王晓棠:从国民党将军女儿到解放军少将,一个永远的电影艺术家

报考上海戏剧专科学校

女中毕业,晓棠选择了报考上海剧专(上海戏剧专科学校),当时的校长是熊佛西,只是那年上海剧专不招生。此时,解放军总政治部部长陈沂准备打造最顶级的总政文工团、歌舞团、京剧团、越剧团。黄宗江等人被派到上海来游说在沪的一些越剧、京剧名角,诸如,王文娟、徐玉兰、李丽芳、李鸣盛、谭元寿、班世超等,参加总政文工团。

恰巧的是,晓棠此时从杭州到上海,她是来打听上海剧专什么时候招生?

通过吴鸿翼的朋友介绍,她认识了黄宗江的妹妹,黄宗英。

黄宗英约见她时,问道:“你敢不敢参军?”

当时正值抗美援朝,参军意味着上战场,晓棠毫不犹豫地说:“敢!”

那天傍晚,她坐在黄宗英家中,一个男人从内室出来,举目望去:哟,这不是赵丹吗?晓棠刚看过赵丹主演的电影《武训传》,并不知道黄宗英与赵丹是夫妻。

赵丹听她说了,停步与晓棠聊了起来,宗英进来了。

赵丹竭力说服宗英破例接受这个女孩子,宗英喃喃地说:“陈部长要的是名角。”

赵丹信口说道:“她今天不是名角,将来一定会成为名角中的名角。”

这句话,晓棠记了一辈子,直到一九六二年,她与赵丹、黄宗英一起入选新中国二十二位大明星时,大家不约而同地惊叹当年赵丹的预言。

最终,在陈沂部长特批下,晓棠进入总政文工团京剧团。

凤凰卫视《鲁豫有约》节目中,晓棠说,那时(在杭州)我已经到了话剧团,妈妈的一位朋友认识黄宗英,我还小,她见过我,她的大哥就是黄宗江。

宗英对哥哥说:“大哥,有个女孩你一定要去看看。”

后来的一个晚上,我到了宗英老师家。宗江老师进来,见到我坐在他家沙发上,就这样,我们见了一面,他觉得这个孩子还行,就给招京剧演员的几位写了个条子,向他们说了一些我的情况,对方说:“是吗?如果这是个人才,你们就招吧。”就这样,不久,他们就通知我参军了。

一九五四年,晓棠从总政文工团京剧团调到总政话剧团,成了她的一个新起点。

一九五六年,黄宗江到杭州出差,专门看望了晓棠母亲,他说:“我说的没错吧!”

这一回,母亲笑而盈泪地说:“谢谢中国人民解放军!”

参考文献:

《一个真实的王晓棠》东方出版社2011年版;

凤凰卫视采访王晓棠;

北京晚报公众微信号西裱背《王晓棠传奇:从国民党将军女儿到解放军少将》等。

原创文章,作者:庐上雁,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fenggushi.cn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lingxiaojian@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