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所有文章-人物新谈-正文

 大山村里一家人

这些年来,在事业上做得风生水起,我在想,主要原因有二个,一是我从小到大就受到上辈人的教育与影响,做人做事,一定要诚实踏实,讲诚信,守信用,说到就一定要做到,从不会弄虚作假;遇到什么问题,或者,发生什么纠集,先扪心自问,我自己有什么做得不够,或者,有想得不周全的地方吗?从小就学会“换位思考”,许多事情,也就迎刃而解了。

新登,一个沿着富春江的小镇,今为杭州富阳新登开发区。

2020年9月21日,我们在新登开发区,采访了富阳黄埔联谊会的李朝阳会长(下称“李”),应当说,李是属于黄埔第三代了,今担任着区政协委员。

二排右起李朝阳 李杰,李杰夫人,后排右起李惠鸿、李惠松 李慧智 李伟仁、李连红/90年代

渊源

大家自然而然聊到了李家几代人的新登情节。

李说,我爷爷叫李杰,奶名李玉明(1922-1996),族谱称李秀豪,李杰是他在军校起的名字,黄埔十六期工程科毕业。

民国时期,担任过新登镇保安中队长,生有四男一女,父亲李惠鸿为老大。

解放后,爷爷回到老家,在新登镇大山村务农,虽说干农活不太在行,但毕竟军校工科出身。大山村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偏僻村落。可以说,上纪纪的六十年代-七十年代,村里的铺路、筑屋、造桥等都少不了爷爷的身影,并且帮助生产队兴修水利、平整茶山,还帮大队建了一个茶厂,尤其是他为集体创办的一家造纸厂,大山村造纸厂。

实际上,爷爷也不懂造纸技术,只是看到别的造纸作坊操作,琢磨着办了这样一家厂,白手起家,利用大山资源,居然解决了村里部分劳力的出路,多少提高了一点村民收入。

多年来,爷爷总是以诚待人、讲究忠孝仁义,村民从来不把他当作外人来看。

1981年初,在富阳中学教书的一位亲戚推荐下,爷爷到县建设局规划办公室工作了一段时间,全县首张五百分之一的地图就是出自他的测量手笔。

此图为富阳当时的旅游规划提供了最初的依据。

同年十二月,在我的一位叔叔,钱江建筑公司傅全信高级工程师的介绍下,爷爷成为这家公司的“工程师级技术顾问”,主要从事公司的建筑测量与预决算,并在公司办的几期施工员培训班上,讲授建筑测量和土建预算课程。

虽说爷爷年过六旬才得到这样一份专业工作,但做起事来得心应手,一干就是十多年。

1991年底,因年迈不得不辞去钱江公司那份工作,再次回到新登老家。

可以说,爷爷一生坎坷,七岁时经历了北伐战争的逃难,十七岁参加抗日,二十七岁被俘,当了十八年农民。晚年才有了安定工作。八十年代时,爷爷加入了黄埔同学会。

晚年时,爷爷写了本自传,让后代们了解李家一代人经历的酸甜苦辣故事。

创业

他又说,我的父亲叫李惠鸿,1952年出生。爸爸儿时比较艰难,小学只读到三年级就辍学了,因为我爷爷干不了重活,家里吃口多,粮食不够,父亲是长子,过早地分挑了一家人的生活重担。不过,父亲性格开朗,勤劳肯干,特别会动脑筋。

上世纪六十年代,在做完了生产队农活,见到大山村有许多竹子与林木荒废着,他利用大山村的自然资源,竹子与木柴,利用黄昏与晚上,一个人偷偷用竹木自制衣架与锅刷这些日用品,独自偷偷骑着自行车,驮到杭州官巷口一带出售,换点钱补贴家用。

改革开放后,父亲办了全村第一家企业,富阳大山村纸盒厂。

虽说那家厂是“村办企业”,其实,由父亲创办管理,只是挂了“村办企业”牌子,因为只有集体所制厂才能批给营业执照。实际上,那家厂只是每年上缴村委会五千元管理费。

早在八十年代,父亲就是万元户了,大山村委会成立后,他担任首届主任。

改革开放初始,父亲就利用当年做衣架、锅刷积累下的人脉,开发本地资源,帮上海一家冷饮厂生产棒冰棍子。后来,逐步运用大山村造纸厂的脉络,为那家冷饮厂生产棒冰盒子,一步一步才发展到今天这样规模的车间与厂房。

不过,父亲最具远见的一着,并非只是办了二家企业,制鞋厂与纸盒厂,而是在2001年时,在大山村完成了原始资本积累,就在刚成立的新登开发区,以七万元一亩的价格(化了一百零五万元)买下了开发区一块十五亩的土地,建造了标准厂房。

自此,大山纸盒厂从山村搬进开发区,鸟枪换炮,开始了正规生产与发展。

他的另一家厂,富阳鸿大鞋业公司,这家厂原来是一个向他租借厂房生产鞋子的企业。后来,那家厂息业了,父亲从他手里接收过来,二家厂员工最多时,达到一百多人。

可以说,这些年来,父亲的厂虽然历经沧桑风雨,但是,从未亏损过。我们现在主要做外贸订单,即使在今年(2020)疫情期间,这二家厂仍有盈余。

上世纪九十年代后,爷爷退休回到新登,虽稍有积余,却无劳保,一切生活费与医药费全靠儿女负担。父母辈对爷爷尽孝尽忠,遇事百依百顺,体贴入微,让爷爷度过了一个幸福的晚年。

传承

李说,比起前辈人来,我们这一代人幸运多了!

我1973年出生在大山村,在大山小学毕业后,考进浙江建筑工业学校,专业是工民建。

离校后,先到钱江工程公司当施工员,在业务上常得到爷爷的指点,让我至今仍受益不浅。两年后,回到大山村,一边帮父亲照料他的二家工厂,一边还当过二届大山村委会主任。就是村主任的位置上,入了党。

2008年开始,我与一位朋友在杭州合伙办了一家园林建筑工程公司,叫做“浙江易之园林建筑公司”。现在我一半时间化费在园林建筑设计上,另一半在新登开发区,主要从事管理工作,公司业务大多分布在杭州与富春江二岸,譬如,万科物业、公望别墅、良渚文化村这些较大的项目,我们都参与了建设。

这些年来,在事业上做得风生水起,我在想,主要原因有二个,一是我从小到大就受到上辈人的教育与影响,做人做事,一定要诚实踏实,讲诚信,守信用,说到就一定要做到,从不会弄虚作假;遇到什么问题,或者,发生什么纠集,先扪心自问,我自己有什么做得不够,或者,有想得不周全的地方吗?从小就学会“换位思考”,许多事情,也就迎刃而解了。

尤其是对长辈与小孩谦恭和善,在新登工作的方方面面,大多有所建树。

迄今为止,无论是事业上还是家庭生活均未遇到大的障碍。

近年来,父亲年岁大了(68岁),我既要照顾父母亲的身体以及他的纸盒厂与鞋厂,又要管理在杭州的园林公司,二边跑,够辛苦了,好在年青,还有使不完的劲!

战疫情

今年(2020)以来,发生了新冠病毒,生产、生活受到影响。我们在新登开发区有些厂房出租,由于疫情关系,区内不少厂家停工停产停业,大家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第一个免收房租,在富阳新登开发区内,父亲与我将剩余的厂房租给别人。今年疫情突发,我(李朝阳)是区内第一个提出,在疫情停产期间,免收房租,帮大家一起度过难关;

捐钱、捐物,区黄埔亲属联谊会带头捐钱、捐物,我们向区富阳第一人民医院捐献价值五千元的食品、向金秋社区捐献二千多只口罩。

疫情期间,我们还给大山村留守人员与儿童送去方便面、饼干、水果等物资;

我与同学会的王江龙、华杰等人一起到龙门镇、大源镇看望慰问生活困难的黄埔亲属,向他们送上的慰问金与礼品。在龙门镇,我们特别去探望了黄埔老人孙冬耕的后人,他们依然住在上世纪五十年代造的老屋里,平时老人依靠穿羽毛球拍赚点钱,生活相对困难,我们向他们送上了慰问金与礼品。

接下来,又到了大源镇蒋家村,探望了已故黄埔老人夏遒理的女儿,已经八十多岁了,平时体弱多病,生活拮据。我们代表区黄埔家属联谊会送上慰问金,并带来了政府与黄埔亲属联谊会的温暖。

上述这些情况,“富阳日报”等媒体做了报导,我们的所作所为,既表达了政府对困难群众的关怀与慰问,也继承了新登人的优良传统,希望能够感召一代人又一代的人,为祖国的和平统一自强不息,为民族复兴大业尽一份自己的绵薄之力。

本文由 庐上雁 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观点不代表“新风故事汇”的立场。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fenggushi.cn/dsc/

相关文章

换一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