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心时说

  • 重读杜拉斯

    文/安妮 基本上是不喜欢看外国文学的人。因为不喜欢中文译者的某些风格。总觉得翻译过后的文字,象隔在玻璃后面的花朵,闻不到它在风中轻轻飘散的气息。独特的。无法被视觉涵盖。 比如川端康…

    2020年7月13日 0 6 0
  • 微风下,那片葱郁的樟树

    沉侵在温暖阳光的爱抚下,看着这一株株生长在南国的樟树、那葱郁的绿色、那洋溢着希冀的生机,所带给春天般最美丽的语言,思绪的舞姿仿佛早已经被拉扯着跑了很远,望着这一株株的樟树就犹如在故乡里生活的那一排排白杨树一样,有时我在想那一排排在北国天空下生活的白杨树不正如这一株株生长在南国的樟树一样吗?它们共同的美丽不都是属于春天吗?

    2020年7月13日 0 3.20K 0
  • 抬头是片蓝蓝的天

    在一个贸易洽谈会上,我作为会务组的工作人员,把一个中年人和一个小伙子送进了他们的住房–本市一家高级酒店的38楼。小伙子俯看下面,觉得头有点眩晕,便抬起头来望着蓝天,站在…

    2020年7月11日 0 2.03K 0
  • 傻笑的人

    他住在街的转角,常常一个人傻笑

    散文随笔 2020年5月22日 0 7.15K 0
  • 红楼

    我已轮回三载,归来又是别离

    散文随笔 2020年5月22日 0 4.82K 0
  • 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

    近代:朱自清 一九二三年八月的一晚,我和平伯同游秦淮河,平伯是初泛,我是重来了。我们雇了一只“七板子”,在夕阳已去,皎月方来的时候,便下了船。于是桨声汩——汩,我们开始领略那晃荡着…

    2020年4月26日 0 2.00K 0
  • 俞平伯丨风化的伤痕等于零

    自从读了佩弦君的《航船中的文明》(见他的集子《踪迹》,亚东出版)以后,觉得在我们这种礼义之邦,嘉范懿行,俯拾即是——尤其在一阴一阳,一男一女之间,风化所关之地。我们即使谦退到了万分…

    2020年4月23日 0 12 0
  • 人到中年:耳畔频闻故人死,眼前但见少年多

    钟表上的时针是在慢慢的移动着的,移动的如此之慢,使你几乎不感觉到它的移动。人的年纪也是这样的,一年又一年,总有一天会蓦然一惊,已经到了中年,到这时候大概有两件事使你不能不注意。讣闻…

    2019年12月11日 0 4 0
  • 活得有趣,是一种修行

    活得有趣,是一种修行活得有趣,是一种修行活得有趣,是一种修行活得有趣,是一种修行

    我们真正喜欢一个人,最根本的原因,不是因为这个人好看,或者条件好,而是因为这个人有趣。我们,都喜欢同有趣的人在一起。 朱光潜说:我生平不怕呆人,也不怕聪明过度的人,只怕对着没有趣味…

    散文随笔 2019年12月5日 0 4 0
  • 《楚门的世界》观后感——对内心的牢狱说Bye 

    如果再也不能见到你,祝你早安,午安,晚安!

    2019年10月18日 0 20.07K 0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lingxiaojian@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