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征文启事
  3. “玉缘杯”征文大赛

宝玉人间

一、祸起隐微

“王秘书,你准备准备,一会陪我去一趟电视台,我要刊登一则寻人启事。”

程文挂断电话后,从抽屉的深处摸出一个精美的盒子。盒子里面装的是一块碧玉吊坠,颜色绮丽,水润且有光泽,被人精心打磨散发着一阵若有若无的灵气。

程文一边摩挲,一边陷入了沉思。

在上世纪80年代,东北农村的物质条件非常贫瘠,老百姓的日子过得青黄不接,常常是饿的有上顿就没下顿。许多人迫于生计,选择离开家乡,异地谋生。整个梨花村也没剩下多少人家,年轻人就更少了,只剩下程文和许义两个大小伙子,带着家人选择了留下。同样的经历让两个年轻人惺惺相惜,情同手足,互相关照。

好在东北地大物博,虽说都是在深山老林里,豺狼虎豹、毒蛇狗熊,荒无人烟之地不知道会有什么危险,但是眼前为了生存,只能冒险一搏,向老天爷讨饭吃。

按照经验,到了每年的四月份,气温逐渐回暖,正是獾子漫步山野的活跃期。程文和许义商量着,去下几个夹子,猎几只獾子回来扒皮卖钱,獾子油还能留下治疗烫冻伤,可谓是一举两得。

程文和许义各自安顿好家里后,带上了用来果腹的黄豆饼就离开了家门。

大砬子山虽说谈不上高耸入云,但也是一道天堑,陡峭凛冽巍峨雄厚,承载着天地的福气,泽被着山下的子民。

程文和许义一连爬了两天,终于爬到了大砬子山上的平缓之地,放眼望去,满目的皑皑白雪,松柏挺拔山石冷峻,真是一个打猎的好地方。

突然,许义在雪地上看到了一长串动物的脚印,凭借着大山赠予每个子孙的灵感,两个人同时喊道:“是獾子。”

两个人沿着脚印一路搜寻,终于在一个石洞里发现了獾子的窝,洞里共计有4只獾子。两个人高兴地说道:“这一遭来着了,下山回去就能卖个好价钱,一个月的口粮就有了,”

程文和许义在獾洞口布置了几个兽夹,又用白雪给兽夹四周做了些伪装,就找了个避风的地方,拾捡了一些干柴升起了一团火驱寒取暖。吃了些豆饼后,一身的疲惫在暖乎乎的火焰烘烤下肆意迸发,两人就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等到醒来时,太阳已到头顶。两人满怀期待地向兽夹奔去。没成想,獾子是没捕到,眼前是两只黄鼠狼。一只黄鼠狼被兽夹夹住了右后腿,躺在地上奋力地挣扎。另外一只黄鼠狼就趴在它身边,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两个人,嘴里发出阵阵嘶吼声。

程文说,没捡到西瓜,捡到两个芝麻也行啊,没白来这一趟。说罢就拿起手上的猎枪朝着黄鼠狼走去。

许义赶忙拦住他,说,黄鼠狼这东西邪乎,我们不要招惹它。我们去把它放了吧,也算是成全了它们的夫妻情深。

程文说:“放了?不可能,你信这东西,我可不信。黄鼠狼的皮虽说没有獾子的值钱,但好歹也能给家里买着吃的穿的。放了它们,我们接下来拿什么养活家人?我们可怜它们,老天爷有可怜过我们吗?

还没等许义说话,砰砰两声枪响,两只黄鼠狼应声倒地。

许义清楚地看见,两只黃鼠狼眼里的仇恨与惶恐。农村人都说,东北有红黄白柳灰五大仙不能招惹。而且属这黄大仙最为邪乎。这下可好,一口气连杀两只。

许义顿时打了一个冷颤。

二、临死托付

程文从小胆子就大,他走过去把两只黄鼠狼捆绑上,带回了临时住的地方。两个人又升起了一团火,许义没有一丝胃口,就睡下了。

到了半夜,突然间狂风大作,漫天大雪压了下来。狂风中时不时还有些野兽的吼叫,直到这时,程文才有些害怕。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真要是遇到些危险那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许义止不住地咳嗽,他寻思到,这事太邪门了。这地方,从他太爷爷辈儿起不知多少年了,四月份从来不下雪,怎么偏偏今晚下起雪了。自己的哮喘病被突如其来的大雪冻复发了,身边又没有药,只好硬扛。

又过了一些时候,程文发现许义开始说起了胡话,用手一摸高烧非常严重。程文只好守着他一整夜,保证火苗大大的,为他驱寒。

大雪没有停下来的趋势,就算是白天,也给人一种遮云蔽日的压迫感。咳嗽了一整夜,程文说话都没有了力气。在那个年代,医疗救治非常落后,平时也行只能吃些草药,在这深山老林中,更是基本上断了后路。

许义趁着清醒一些,赶紧交代到。兄弟,我们这是碰上怪事了。我这哮喘病复发了,估计我这一次就要葬身山里了。我拜托你,替我照顾好我的母亲。想我二十二年来,未曾有一天让我的母亲吃饱穿暖。

程文说,你可别在这胡说八道了。你这么年轻,肯定能扛过去的。

许义说,我自己知道我的身体,我的哮喘病有好几次都差一点要了我的命,眼前我又高烧不止,不用说走三天下山了,恐怕是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剩下的粮食也很少了,根本不足够我们两个人,我要让你活着出去。

许义让程文从他的脖子上解下来一个吊坠,颜色绮丽,灵气夺人。

许义说,这是我家的传家宝-子母玉,从我祖上就一直传下来。一块在我这,另一块在我母亲脖子上。你拿着这块玉,把它交给我的母亲,帮我转告他,儿子不孝,不能给她养老侍终了。

我求求你,替我照顾好她,下辈子我做牛做马报答你。

程文听了不禁潸然泪下,许义也是泪流满面。

许义的高烧更加严重,哮喘咳嗽到都失去了声音,气息也越来越微弱,当天夜里就死去了。

程文在山洞里用石头挖了一个坑,把许义给埋了。一边埋一边哭,几乎抽搐。

大雪一直下了三天才停下来。程文穿过将近半人深的雪,走了五天才走下了山。在山脚就昏死过去。好在被一个外乡人救了,一直在他家躺了四天,才得以走回家中。

一进村子,程文直奔许义的家里,却发现空无一人。村里的知情者说,许义离开家二十多天,家里断米断粮,为了活下去,她只好去投奔远方的妹妹。但具体是哪里,根本无人知晓。

三、冒牌母亲

程文一边照顾自己的家里,一边到处打听许母的下落,一连七年杳无音信。这七年中,东北经济开始发展,程文凭借着自己胆大心细,肯拼肯干,贩卖石料赚到了养家糊口的第一桶金。后来,生意越做越大,有了人脉和金钱之后,程文开了一家石料公司,专门做盖房子的地基和石雕生意,到了21世纪,就取得了不错的业绩。

可是他心里依旧有一件事没有着落,那就是他好兄弟的母亲至今没有找到。当年要不是许义放弃了粮食,他自己也就是一捧黄土了。

去电视台刊登了一则寻人启事后,有很多人打电话给他。但是没有人身上有那块玉,程文的心也逐渐失去信心。

有一天下午,王秘书带过来一个老妇人。

那老妇人面容沧桑,满脸褶皱,一看就是在生活中摸爬滚打过来的。衣着简朴,眼神矍铄, 也能看得出来,在与生活这场战斗中,她没有败下阵来。

老妇人一见到程文就迫不及待地从口袋里摸出一块玉,通体纯净,灵光闪现。程文认得这玉, 毕竟现在他自己的手中也有一块。

程文赶忙唤老妇人坐下,将两块玉拼凑起来,果真浑然天成,珠联碧合。

程文激动得泪水洗面。27年了,就在他快要放弃的时候,老天有眼,终于让他替好兄弟寻找到了母亲。

那老妇人擦了擦眼角的泪,怯生生地问道:“现在可以证明我就是你要找的人了。你在电视台刊登的寻人启事说会给予50万现金并为我养老送终,不知道这话还算数不?我不用你为我养老,现在只需要你兑现那50万元现金。”

程文说:“干娘,您老都这么大岁数了,要这50万现金是要干什么?” 。

老妇人气息有些松散,支支吾吾地说道:“我自有安排。”

程文见老妇人一副难言之隐的样子,心生许多疑虑但还是说道:“干娘,我先送你回去。这50万,你给我两天时间,随后给你。”

看看司机将老妇人带离办公室的背影,程文越想越觉得可疑。按理来说,有子母玉做物证, 她就是许母无疑。可是,就算27年过去了,一个人的音容笑貌也是不能改变的。眼前的这个人与他记忆深处的许母差别很大。 程文带看一肚子疑虑,跟了出去。

四、宝玉人间

过了一个多小时,程文跟着那个老妇人到了一个院子,右侧的牌匾上写着:温情养老院。养老院里没有保安,程文很容易就走了进去。

养老院不大,也就一亩地的空间,眼前三栋小白楼蒙上了岁月的灰尘,飘摇摇地站立。活动长廊下有四位老人在晒着太阳有说有笑,操的口音天南地北的,程文也没有听懂。

那老妇人看见程文,非常措愕不堪。

程文说,很抱歉,我不请自来。

老妇人说,你跟我来吧,我给你看个东西。

程文跟着老妇人走到了一间屋子,墙上挂着的都是老人的遗照,足足有五十多个。程文目光环视一周,突然怔住,许义母亲的遗照就挂在最上方。

老妇人说,27年前,沈家大姐迟迟等不来你们两个娃归来,家里断水断粮,为了活命,去投奔她的妹妹。可没成想,她的妹妹早在半年前离世。沈家大姐无依无靠,一路靠要饭,从东北步行过了山海关,走到了我这里。她当时太饿了,偷了马蜂的蜂蜜吃,却被马蜂蛰得体无完肤,中了蜂毒。姻缘巧合,晕倒在了我这个养老院的门口。

那时候的养老院有国家的扶持,所以收留沈家大姐不是啥难题,就是多了一张嘴而已。我伺候她吃药,伺候她去医院看病,给她补营养,过了半个月之后,她才康复过来。

只可惜,那时候她就已经患有宫颈癌了,只不过她没有让我们知道。

她在我们养老院同其他老人一起其乐融融,但到了晚上,她就摸她胸前的玉,止不住地哭。

又过了四个月,有一天晚上,她把我叫到床前,跟我说,谢谢我的救命之恩,并跟我讲了他儿子许义的事情,她将她身上的子母玉交给我,嘱咐我收好,倘若她的儿子还活在人间,就把这子母玉交给他,倘若他儿子不在了,这块玉就变卖掉,作为养老院今后的资金,也算是报答我对她的救命之恩。

我们抱头哭了一整晚,当天夜里,沈家大姐就去世了,我把地厚葬入土,逢年过节都会去她的坟头跟她说说话,这块王也就一直放在了我的身上。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国家扶持的力度不足以支撑我们走下去了,这些老人都是逃荒来的,他们来自天南地北,甚至他们连自己的子女是否尚在人间都无从知晓,更不用提缴纳养老费的事情了。这么多年,都是我自掏腰包,再加上让老人做手工卖钱,勉强维持度日。

实在是撑不下去了,才动了冒名顶替沈家大姐去找你要那50万,以救我们燃眉之急。我不是骗子,请先生见谅。

程文的两条腿像是灌了铅似的沉重,一步一步挪出了养老院。

程文的心里五味杂陈,一方面是难以接受许母早早离世的消息,再者也是被这位老妇人的光辉事迹所感动。

程文想,既然干娘早在27年前就认定了这个妇人做的是善举,那我现在帮她走出难关,也算是为干娘报恩,更是给好兄弟许义最好的答案。

第二天,程文带着50万现金又到了这家养老院。程文对眼前的33名老人说,以后他还会资助养老院,像院长一样,将世间的真善美传承下去。

有位老人用毛笔重写了牌匾挂了上去。程文走过去一看写的是宝玉人间。

宝玉人间四个大字代表看世间最真挚的感情。程文和许义的兄弟情,他们母子之间的亲情,侍候老人的大爱,这一切的故事都因这两块子母玉而结缘。

程文看着这两块子母王,灵气逼人,圆润亮泽,在阳光下,它们多么像是滚烫的心。

原创文章,作者:大小说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fenggushi.cn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business@zhdingli.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