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所有文章-观点聚焦-正文

关于“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的小感想

红楼梦里中秋联诗中,湘云一句“寒塘渡鹤影” 让黛玉叫好不迭,也让读者印象深刻。 对于这句诗,大多说法是与湘云的结局有关,而我却总是想起菜根谭里的那句“雁渡寒潭”。 “风来疏竹,风过而竹不留声;雁度寒潭,雁去而潭不留影。 故君子事來而心始现,事去而心随空。 ”这是佛家语,大致是说万象皆空,所有的人,事,都是随缘聚散,不必执着强求。 就像是好了歌中所唱,好也会了,了便是好。 整个中秋联诗,由前面的人间欢乐,转向天仙的寂寥,用月的虚盈晦朔变幻比兴世事消长,从“传花鼓滥喧。 晴光摇院宇”的热闹,转入“壶漏声将涸, 窗灯焰已昏“的寂静,再逼出“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的佳对。 鹤渡寒塘,水映鹤姿翩,鹤去塘不留影;花好月圆,月照花颜美,花谢月不留魂。 鹤已远,花已谢,只有寒塘无波,冷月无声。 那些大观园的女儿们,就是那鹤,那花,那贾府的赫赫繁华,也是那鹤,那花,贾府的雕梁画栋坍塌了,如花的女儿也散尽了,可天地仍依旧,时间之轮仍滚滚向前…… 富贵又如何,美貌多情又如何? 终不过是过眼烟云,转瞬即逝。

诗联到此处,被妙玉截断了。 妙玉觉得诗句关乎人的气数,诗句已显颓败凄楚之象,不能再这么联下去,于是自续下文,”香篆销金鼎,脂冰腻玉盆“,硬是把诗句扳回到繁华中。 可惜愿望是好的,但穷通聚散的规律不会因为诗句的改变而改变。 贾府是注定要败的,黛,钗,湘,妙等人也是注定了要四散飘零。 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道出的是黛,湘自己的命运,也道出了众人的命运。 花魂鹤影空自去,冷月寒塘悄无声。 不管湘云黛玉最后的结局如何,她们终究是在似水的时光中,仙鹤飞花般远去了。 但若反过来想,湘云黛玉若是那寒塘与冷月,那么她们对待那些来了又去了的美好,会是什么心情? 或许“英豪阔大宽宏量”的湘云会在荡漾起几圈涟漪后,归于平静了吧,正如写她的那支曲子中说的“这是尘寰中消长数应当,何必枉悲伤! ”但“情情”的黛玉肯定不会,到底是“泪尽而亡”了。

写到这儿,忽想起日前关于“花魂”与“诗魂”哪个好的讨论,现在看来,确实是“花魂”好,黛玉赞湘云的“寒塘渡鹤影”,何等自然,何等现成,何等有景, 那么她的对句也应该是这样的。 “花”,总是比“诗”要现成,自然,有景得多。 冷月葬花魂,可以喻黛玉,喻众女儿,甚至喻整个贾府乃至世事的兴衰,而冷月葬诗魂,则只能喻黛玉了。

作者/帘卷荷香

 

本文由 帘卷荷香 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观点不代表“新风故事汇”的立场。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fenggushi.cn/2862665/

相关文章

换一批